六合论谈,香港六合彩最准资料,香港六合彩最快报码室

homepage | contact

女性公开讨论月经很尴尬? 是时候结束月经羞耻了

2019-03-12 11:03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8日电(袁秀月)“这是什么,压缩饼干吗?”2008年,当15岁的田钰将一小包卫生巾带进教室时,一个男生这么问道。

 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,田钰知道男生不是故意的,远远看去确实有点像,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

  从小,女生们就被告知月经是件私密的事情,别说是男同学,连父亲和哥哥弟弟都要避开。就是11年后的今天,月经对很多人来说仍是一种禁忌。

  这是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《月事革命》中的一段对话,发生地在印度德里的一个村庄。在那里,月经被认为是一种禁忌。来月经的女性不能去寺庙,也不能向任何神祷告。

  更重要的是,卫生巾价格高昂,她们难以负担,只能用棉布条,这也增加了感染和患病风险。

  事实上,即使是卫生巾普及的国家,很多人仍然对月经羞于开口。“全球妇女权利慈善机构英国国际计划组织”曾公布调查数据,在英国,有14%的女孩面对第一次月经不知道这是什么,26%的女孩不知道该如何去做,48%的女孩因为月经而感到尴尬,有49%的女孩因为痛经而不得不缺课一天。

  在中国,也有很多女孩面对第一次月经不知所措。28岁的陈晨记得很清楚,小升初考试那天,她第一次来月经,裤子弄脏了,她用书包挡着屁股走了一路。回到家,母亲二话没说给她扔了一个卫生巾。但她拿着卫生巾也不知道怎么用,最后还是姐姐回来帮了她。

  孙梦第一次来月经也比较早,所以她上厕所都会不好意思,每次都是趁人少的时候再去。最尴尬的是,有一年夏天,她上学爬楼梯,到教室才发现裤子沾上血了,而走在她后面的人,没有一个人告诉她。

  更糟糕的是痛经,张瑾高中时,有次疼得走不动路,最后被同学用自行车载回了家。但是被同学尤其是男同学问起来,她只谎称是胃疼。就是爸爸问,她也只说是拉肚子。

  对月经的遮掩由来已久,我们给月经起了很多代称,譬如大姨妈、生理期、例假、亲戚、那个、倒霉了……国外的女孩也有类似称呼,如Aunt Flo(大姨妈)、Shark week(艰难的一周)、Girl time(女孩时间)、Monthly visitor(每月来客)等等。

  田钰至今还记得,以前买卫生巾都会用黑色的塑料袋装着,不想让别人看出来是什么,现在想想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  这确实是一件吊诡的事,所有人都知道它,但都假装它不存在,并努力避免它赤裸裸地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  为什么世界各地的人会不约而同地有月经羞耻?这由来已久,《圣经·旧约》中认为,女人月经是污秽的。

  “女人行经,必污秽七天;凡摸她的,必不洁净到晚上。女人在污秽之中,凡她所躺的物件,都为不洁净,所坐的物件,也都不洁净;在女人的床上,或在她坐的物上,若有其他物件,一人摸了,也必不洁净到晚上。”

  西非小国马里有个原始部落还规定,来月经的妇女都必须住到专门为她们准备的“月经屋”里去,直到月经结束才能出来。

  《说文解字》中解释姅(月经)时也说,妇人来月经时,不能进入产妇房内,也不可以参与祭祀。

  在各种宗教、习俗规定下,月经一方面笼罩着神秘色彩,一方面又被人们厌恶。这种厌恶积年累月,仿佛已经成为本能,包括很多女性自己也认为,“月经不可说”是理所当然。尽管在生理知识普及后,大家都知道,它只不过是每月一次的子宫出血。

  据媒体报道,印度一些女性权益保护团体估算,印度大约有80%的女性无法使用卫生巾。由于没有卫生用品,学校缺少卫生间,不少女生在经期无法上学,这成为女生辍学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  在《月事革命》中,想拯救自己的女性们,决定掀起一场“月事革命”。她们用一台简易卫生巾制造机器,自己生产卫生巾,并用挣来的钱支付学习的费用。

  简易卫生巾制造机器的发明者阿鲁纳恰达姆说:“我们的目标是把印度变成百分百使用卫生巾的国家,现在的比例还不到百分之十。”

  他的故事还被改编为电影《Padman》(护垫侠,又名印度合伙人),男主人公为了妻子能够用卫生巾,想尽办法寻找生产低成本卫生巾的方法,但却被全村人视为变态。最后他远走德里,终于发明了低成本卫生巾生产机器,并开放专利。

  从2017年起,有印度议员在网上发起请愿,呼吁政府减免卫生巾关税,有40多万人签名。直到2018年7月,印度宣布取消卫生巾关税。

  事实上,对于月经羞耻的破除,人们正在一步步努力。2015年伦敦马拉松比赛上,英国女孩基兰·甘地在赛跑中拒绝卫生棉条任由经血流淌,引发巨大争议。她称,此举是为了破除对女性的压迫和歧视。

  2016年里约奥运会,傅园慧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坦然称,昨天来例假了,打破了体育圈的最后一个禁忌。

  “月经是每个女孩子都要面对的正常生理现象,很欣慰的是有公司推出月经假,奶茶店有售红糖水。”张瑾认为,这意味着月经羞耻的观念正在变淡。

  现在,她谈起月经也更正大光明。办公室里吃水果,碰到她不舒服,她就会很自然地说:“不能吃凉的,生理期。”

  在《月事革命》中,阿鲁纳恰达姆说:“神创造的世界上最坚强的生物,不是狮子,大象和老虎,是女性。”

  但另一方面,女性也面对着最多的禁忌,月经羞耻是最不可思议的一种。月经不是病,羞耻才是。常态化地公开谈论月经,这是打破禁忌的第一步。